吃白食的,别关注了

关于

△相遇是猫的指引

*这篇是杰佣

*带△或者▽的是同一个背景,养猫做饭谈恋爱的傻白甜故事,本篇是在奈布捡到猫之后,杰克捡到猫之前,养猫的故事戳合集

*现代设定,ooc,最近太丧了,写点小甜饼欢乐你我他

 

***

“你当时怎么就决定留下来了?”杰克把“休息时间”的小木牌挂在门上,转过来看着自家正在消灭着多出来的最后一份青提慕斯蛋糕的咖啡师。

那只和他同名的小黑猫挂在他店员的脑袋上,他走过去,把那小家伙抱下来,放在腿上给它做马杀鸡。

“嗯?谁知道呢?”奈布挖了一大勺半凝固的奶油,递到店长跟前,挑了挑眉,“帅哥赏个脸?”

当然。

杰克握住他的手,含住小木勺,把上面的蛋糕卷进嘴里,末了还将舌头在勺子边缘暧昧地舔过一圈,意犹未尽地收回。

看得奈布脸上一热,有些后悔自己一时兴起调戏自家店长。

还好,这样的行为应该不算出格,你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他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把自己对店长那点刚冒了头的小心思狠狠扼杀在摇篮里。

他垂下眼帘,纠结了一秒,还是挖了一勺蛋糕塞嘴里。

为什么留下……

因为和你待在一起的感觉,说不出的熟悉……

尽管不知道原因,但是这样也挺好,故事会一点点清晰,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当下很好,这就够了。

***

奈布每周日会空出半天时间在这家名叫Song For a New Beginning的咖啡厅兼职煮咖啡,老板和他家猫崽子一个名字,好记得很。说是咖啡厅,店内甜品却是让其它甜品铺子或是糕点店都不敢造次,咖啡师萨贝达也不管,反正这也合了他的意就是了。

出来做兼职并不是因为他多缺钱,只是这个地方的氛围实在是舒服,说实话,还有他自己的一点点私心——回想起第一次到店里来,他还觉得有些玄幻。

值得回忆的故事,说说也罢。

如果不是公寓附近那家经常去的宠物店关门了,奈布也不会去搜罗其他的店铺,当然,带着他家小猫崽子——小家伙对他工作的时间足够宽容,但是非工作的时间必定是时刻粘着,走到哪跟到哪。你问兼职?当然也有必要跟着去——万一两脚兽捡了其他的猫怎么办?工作时间没跟去公司就已经够给奈布面子的了。

猫崽子杰克对吃食的要求极高,所以奈布一般是在宠物店买了干猫粮,再回去自己调比例。虽然干粮也可以在网上买,但是第一次网购猫粮实在是给奈布留下了不好的回忆,以至于现在他只觉得实体店更安心。每每想到这个他都得感叹一遍人不如猫,他自己的一日三餐几乎是随便塞点东西垫肚子,可杰克的三餐必定是精挑细选的食材和精心调配的料理。

奈布狠狠地质问自己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纵着这个小混蛋!明明每次自己跟它抱怨讲道理的时候它都一副“我只是只小猫咪我听不懂”的无辜样,转脸就可以肆无忌惮地支使你,剥削你的劳动。天知道他多想把杰克扫地出门,可这小混蛋尺度把握得刚刚好,总是在他爆发的临界点让他于心不忍。

萨贝达你真没出息!奈布在心里骂自己。居然被一只小猫崽子玩弄人心。你改策划时的大刀阔斧呢?你做项目时的雷厉风行呢?你谈条件时的强硬态度呢?

他抱起杰克挠它下巴,小家伙舒服地眯起琥珀色的眼睛,喉咙里呼噜呼噜的声音像是个电动小马达。

真他娘的可爱!撸猫是世间一大享受啊!强硬态度?那是什么?怎么能和小猫崽子计较这些东西?

带着主子在这边发现了一家猫粮种类齐全的铺子,店名有些不同寻常——Gates of Dawn——装潢也不与其他宠物店主打的吻温馨风格不同,却给人身处自然山林的舒坦,小动物们都很有活力,虽然杰克似乎对奈布到处逗弄的行为有些不满,一直划拉着他的卫衣。

喂着鸟的店员小哥的打扮乍一看像是天桥底下“八百元灾病全消”那类人,但是却意外地亲和温柔。他非常贴心地帮忙找了干粮,也没有刻意地推销什么,奈布感觉这次购物体验还不错。临走时店员小哥搭了张小卡片,尽管在奈布看来,印着提着裙子的爱丽丝和急匆匆的兔子先生的小卡片更适合送给女孩子,但是店员小哥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笑容,他也不好说什么。

推门出去的时候一直都很粘人的杰克突然挣脱,赌气似的跑开,沿着小巷子拐了个弯,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他一边在心里安慰自己“小猫崽子不懂事别跟它一般见识” ,一边急急忙忙地把小卡片收回袋子里追上去。

这条小巷算是这城里的一个景点,半旧又富有特色的建筑是一个看点不说,光是这边富有文艺气息的店铺——比如刚才的宠物店——就足以吸引无数文青来此朝圣。

小黑猫也不着急,跑几步就停下来回头看看,琥珀般的眼睛写满狡黠。

这小混蛋在耍我!奈布心里骂着他家崽崽,但是对上那双水润润又富有灵性的眼睛他就是气不起来。

杰克徘徊在离他几十步远的地方,软软地叫了几声。

石板路中间的小黑猫舔着它的爪子,路边不知道谁家的蔷薇丛挂满墙头,赶着春天的尾巴开了满树,在旧墙下落了一地花瓣。

巷子里很安静,可以听见风抚过耳侧的声音。

“小混蛋!再乱跑就不带你出来了!”他这么说着,尽管心里也知道这没有什么威慑力。

小家伙才不理他呢,蹦哒蹦哒,在前面巷子口一拐,没了踪影。

他连忙跟上去,听到猫叫才发现自己好像是进了谁家院子。

好在这似乎也是家铺子,小院子里也摆了几张木质桌子,以及一个铁艺的秋千。

时近黄昏,小院里花木扶苏,都被浅浅地刷了一层霞光。荼蘼层层叠叠的白色花瓣被浇成微红,蔷薇和玫瑰花事已尽,倒是紫阳花蓝的紫的在卵石叠起的花坛里开得热闹,像是说着漫长无尽的夏日将要到来。

他的小黑猫,此刻眯着眼趴在别人腿上,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享受着全方位的高级按摩。

那人看到他进来,弯了弯眉眼,听得小黑猫不自觉地喵了一声,那人笑道:“要进店坐坐吗?”

木艺的招牌——Song of a new beginning

“好。”

***

“我当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奈布把最后一勺蛋糕塞进嘴里,“感觉……唔……就是感觉不能错过吧。”

“说得我们好像有过什么故事似的。”他的店长笑道,“当时你提着大包小包,一头汗的样子,像是个逃难赶火车的。”

“什么啊!?我是说错过蛋糕!”他剜了这人一记眼刀,端了碟子去洗,碎碎念着,“你才逃难的!”

也许真的有过什么也说不定,店长看着他这么想。

“其实你知道的吧。”他把小黑猫抱起来,对上那双琥珀般的眼睛。

里间洗碗的咖啡师当然知道自己当时有多毁气氛,但是他依然决定留下。

那张在宠物店收到的小卡片他还记得,在爱丽丝和兔子先生的背面——

Old Story Ended With Anticipation.

————————————

*三角系列叫做“童话的结尾”,所以都是傻白甜。小巷子,一个咖啡厅(甜品店),一个宠物店,一个花店,一个工艺品店

*啊,对了,六一节快乐

评论
热度(11)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