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白食的,别关注了

关于

【杰佣】辞职

*现代设定,俩高级打工仔,已交往设定,老夫老妻了

*剧情车,没什么好预警的(文不对题算吗?),大概看着也不像车(意识流,毕竟我一直都是写清水),就小情侣之间的交流,我想看被上级刁难后的小白领和他对象酱酱酿酿

*两个都是确确实实的人,他们珍视彼此

↓(以上没问题的话)

恍惚间他似乎听到有人叫他,模模糊糊听不清楚,他费力地抬起头想要回应,却被困倦和眩晕感打断。

头疼,很疼,像锥子扎破了天灵盖钉进脑子里一样疼。抬头的过程从未如此艰难,仿佛被无限拉长,有几个世纪之久。

“奈布•萨贝达!”那个尖利的声音像刀刃削过,这一下像是削去他半个脑袋,火辣辣的刺痛又重了几分。

他看着黑黢黢的电脑屏幕里映出自己的脸:脸色煞白,眼眶青黑。

啊啊,白领猝死事件的源头大概就是这样了吧。

“萨贝达!这个月的报表呢?!”那个声音这么说道。

他站起来,拿着那沓文件走过去。眼前发黑,脊骨又酸又痛,他像辆年久失修的老爷车,走一步晃三晃,随时都要散架的样子。

“这个月的报表。”他递上那沓文件,顿了顿又问道,“我的假条什么时候能批下来?”

他的上级,那个眼影涂得比眼珠子都反光的男人,翘着兰花指拿着粉饼棉指着他道:“诶呦,我说你们这些小年轻,才刚进公司多久?一个两个拈轻怕重,娇气的不行,有点小伤小病就递假条。我这一天没批,你不也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吗?”

奈布看见了那张假条,压在梳妆镜下,上面沾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化妆品残渣。

这个月,这种情况是第几次了?

不记得了。

他拿着文件的手有些抖。

他把报表“啪”的摔在那人的桌上,一声不吭地抽走梳妆镜下的假条,当着上司的面撕碎,回身走向自己位置的路上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整个办公室的目光都落在他俩身上。

那人脸上挂不住,干脆拍桌站起,颤抖的声音里带着气急败坏带着怒不可遏:“反了你了!还不把我放眼里了!”

他的上司抄起桌上那份报表,作势要扔过来。奈布没有躲,反而上前一步,冷静的陈述句听得他自己都怕:“就你这个样子,谁要把你放眼里还不得憋屈死。”

他径直走回座位,收拾了东西直接离开。

***

杰克的飞机落在这座城市的时间是中午,给奈布拨了几通电话也不见有人接,索性取消了公司的会议直接回家。

开门看见的第一件物什,便是被踢在地上凌乱的鞋,而后才抬起眼,看见那个横躺在单人沙发里,腿弯搁在沙发扶手上的青年。

奈布的脖颈后仰,脱力似的,脑袋挂在单人沙发的另一边扶手上,竟然就以这个姿势睡着了。

怎么累成这样?

他捞起沙发上的青年,想着带回卧室里去,却没料想他这时转醒。

奈布揉着眼睛,声音里带着刚睡醒的沙哑:“你回来了啊……”

“怎么睡在沙发上?”男人皱了皱眉,不满于他满眼的血丝和乌青的眼眶。

“困。”大概是真的困了,青年用一个字就打发了他。

杰克抵住了他的额头,发现他有点发热。

“那你先休息,我给你弄点吃的。”他对臂弯里迷迷糊糊的青年轻声说,奈布也只是哼哼几声当做应答。

这么乖的样子还真是少见,杰克这么想着,把他安置好。青年本就昏昏沉沉将醒未醒,很快就又睡了过去。

杰克端着熬好的粥从厨房里出来时,突然想到,说起来,今天是工作日吧,这小家伙终于也学会关心自己了吗?懂得自己生病的时候要请假了?

他象征性的敲了敲卧房的门走进去。

“小先生,该起来了哦。”他在奈布耳边轻声说着,“太阳都快下山了。”

“唔……”

杰克的手在他小男朋友的身上轻抚,因为有些发热,他的皮肤温度稍微高于平时,微凉的手抚过时有些轻微的战栗。

“还是说,我需要用一个吻来唤醒我的睡美人吗?”他半开玩笑地问道。

“……”奈布翻了个身,往他怀里蹭了蹭,这个迷迷糊糊的样子在杰克看来像极了无害的小动物。

杰克叹了口气,他也知道奈布拼起来是个不要命的,但他没料到自己不过出差几天,他就把自己搞成这样,毕竟当初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就算工作再怎么辛苦,奈布也没有把自己搞垮。

该说是他现在习惯于依赖来自恋人的照顾了吗?意识到这点让杰克心情好了不少,顺势含住奈布的唇瓣轻吮。大概是发烧导致的缺水,那浅色的薄唇有些干裂泛白,而此刻来自另一双唇的爱抚让其重新变得红润,津液的浸润更为其覆上一层晶亮亮的水光。

他放过对方那口感良好的下唇,探入口腔舔舐敏感的内壁,因外物入侵而分泌的唾液未来得及咽下就被卷走,粘腻的水声让本就不甚清明的意识更加模糊。

醒过来的睡美人揽上他的肩,转过来与入侵者共同犯罪。唇舌的舞蹈无疑让每位舞者都感到愉悦,舔舐,纠缠,品尝对方的味道,再从中尝到并不实际存在的甜蜜,或许这便是亲吻总能破除所谓诅咒的秘诀吧,谁会不贪恋这样的温存呢?

“行了行了,我已经醒了。”奈布推开他的先生,想了想又抱住对方,把脸埋进他怀里。

“好烦。”他把脸贴在杰克的胸口,声音闷闷的。

杰克没有接茬,只是伸手环住了怀里的人。

他能感受到怀里的人用力地呼吸,半晌,小家伙又说了一句:“我今天没去上班。”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你有没有好好休息,发烧了有没有好好吃药。他这么想着,低头亲吻爱人的发旋。

“生病了就不要这么拼了。”

“你之前接下属的电话时可不是这么说的……”奈布抬头笑着说。

“你又不是我下属。”他揉着对方的头发,“况且,我双标得很。”

他按着对方的肩分开两人的距离:“什么时候发的烧?吃药了吗?”

“昨天……不对……好像是前天,扁桃体发炎,就烧起来了。吃了药好一点,但是犯困,大概也是这几天有些累了。”奈布小口喝着粥,“昨天下午睡到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

“干脆请几天假在家养养神,你看你的眼袋,成天熬夜。”

奈布喝粥的动作在听到“请假”时稍微一滞,紧接着点点头,发出一个表示肯定的单音节。

这回轮到杰克愣神了,他知道奈布的性子,是万万不肯示弱的,他甚至做好了劝导的准备,却没有料到他应得这么快。

他清楚扁桃体发炎不可能只是低烧,但既然奈布不想提,他也不会过度干涉。

***

***

“你怎么过来了?”,青年抱着储物盒从公司里出来,抬眼就看见了那辆挡路般嚣张地停在公司门口,并引起了一些同事的注意的跑车。

“嗯,怎么说呢?庆祝你逃出牢笼?”男人半开玩笑地说着,“所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才不会就这么认输呢!只要在向上运动,在哪家公司不都一样吗?况且既然可以选,我当然会选更好的同伴。”奈布似乎已经恢复元气,把储物盒塞进后备箱,大喇喇地坐上副驾驶座,“只不过,我大概要在家赖你几天啦!”

“要不你试试我们公司,我和人事部经理说说,调你和我一个部门?”

“别!”他拒绝得干脆利落,“专业不对口。”

料到是这个反应,杰克也没再多提,他搭在方向盘上的手敲了敲:“去哪?给个方向?”

“走到哪算哪,”青年看着他,笑得眉眼弯弯,“反正现在你在这里。”

END

*一发完

*刚开始写的时候的我:天啊感觉这个会很有趣

  写到后面的我:这什么玩楞我不认识

  写完之后的我:_(:з」∠)_

评论(4)
热度(55)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