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白食的,别关注了

关于

【杰佣】设计爱情(5)

*现代都市背景,有其他角色出没


杰克在西餐厅里和裘克说起那天在路上遇到奈布的事时,裘克正插了一块牛排送进嘴里,听到后面没憋住笑了出来,然后露出一副噎到了的表情。
他努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也没管对面杰克嫌弃的眼神,就直接开始吐槽:“真不是一般的耿直,极品吧这是,这要换是别人,不就明晃晃的表示对你没有意思吗?”
“要是没有意思,他就不会问我要联系方式了。而且他当时还完全没搞懂自己说错了什么,这情商我真是……算了,我不想发表任何评论。更可怕的是我见到他的时候他那一副颓败样,可见活得有多糙。”杰克是个对生活质量要求很高的人,他回想起奈布当时的样子——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卫衣随意地套在身上,眼里布满血丝,眼袋也有些明显,嘴唇苍白得几乎没有血色——如果不是为了总监评选的策划,他还真是不想接近这样一个人。
不过,选一个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人,挑战性会更强一些。
“不攀爬最高的山峰即是如履平地。”
杰克对这句话深表认同,人生若是失去了挑战性,那还真是活成了一条咸鱼。这也是他毕业回国后不愿意接受家里安排的优越稳定的工作而坚持到一个对他来说完全陌生,甚至对整个社会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行业工作的原因了。而他在这个位置上混得风生水起战果累累,也充分证明了他的能力。
裘克在他说话期间已经把自己的牛排风卷残云般消灭干净了,杰克有些无奈地说:“你可是真够快的,这都第几盘了。”
“花的又不是你的钱。”裘克白了他一眼,“真是不明白你怎么专挑这种吃不饱的餐馆。”
“说好的你请客,餐厅随我挑。”杰克避开他的白眼,抿了一口红酒。
于是在裘克继续点单的时候,过来的服务生就看到了杰克优雅地端着高脚杯,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托着线条圆润的杯肚,在折射的光线里愈显白皙——
啊呀,这人连手都这么好看。
像是感觉到了火热的目光,杰克抬起头看了一眼服务生——
呵,世界真小。
——他看见了穿着白衬衫和西装马甲,拿着点单卡,有些拘谨的奈布。
他眼里是不易察觉的失落。
裘克:然而我又为何发光发热?

晚风从海面上吹来,带着淡淡的咸味,乱石滩上已经没有了白天的热闹,月光恰到好处的暗淡正将人的轮廓描摹,又隐去了人们脸上的表情,神色看得不真切,所以声音和动作成了交流的媒介,于是声音都放柔和了,柔和得像倾洒的月色,柔和得像缓缓起落的潮水。
气氛很好,所谓岁月静好型的方案,应该就是这样的了吧,杰克暗暗评估着这样的细节对“维系感情”能起到多大作用。
效果应该还是不错的,这个时候无论是表白还是接吻都会让对方印象深刻,而且这种印象不仅不会随着岁月流逝而淡去色彩,反而会在每一个月色柔和的夜晚一次次提醒,历久弥新。
尽管还没有确定关系,但这不妨碍在奈布身上的实验方案已经安排上了。老实说,他是只不错的白老鼠,足够迟钝,足够青涩,而且对恋爱里的套路一窍不通。应该可以很轻易地在他身上看到效果。
他这么想着,侧过头去看奈布……
……奈布在低头看手机!
效果……在哪?
挑衅?!
好,很好,明摆着质疑我的能力吗?
他按下心头的愠怒,脸上的微笑丝毫未变,凑过头问道:“小先生在看什么?”
小个子的青年赶紧按灭了屏幕,把手机揣兜里。
“没什么。”他闷声说道。
“我还真是没想到今天中午能在餐厅遇见你,那里就是萨贝达先生兼职的地方吗?”杰克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而是转移了话题,他的声音里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声线低沉性感,奈布听着像是有无数只小手在心上挠,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脸颊泛红。
“是、是的。”他插在兜里的手握了握手机,但是想想自己刚才的样子,还是感觉不太礼貌,忍着没有拿出来。
“那我应该常去那里才对了……”
然而奈布并没有好好听他说了什么。
好想做笔记啊怎么办,现在的感觉,现在的气氛,这么好的素材不抓住就忘啦。
此时奈布内心:教练,我想学意念打字。
看情况回到可以控制的范围,杰克理所当然地接下话题的主导权,发现奈布话匣子打开后也总是能找到共同话题。
这让他有些诧异,他俩的兴趣爱好竟然也会有重叠的部分。
沿着乱石滩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他看着渐渐和他熟络起来的奈布,感觉时机已经成熟。
所以他站住了。
奈布见他停下,有些不解的抬头看他。
他的眼睛里是揉进了月色、晚风和潮水的温柔,他的声音也是如此,只听他轻声说道:“奈布•萨贝达,和我交往好吗?”
奈布回想他近期研究的所有小说和电视剧,里面所有所有的告白,无论是用玫瑰蜡烛摆出心形当着众人的面单膝跪地,还是在漫无边际的花田上空升起巨大的热气球,还是在所谓象征浪漫的巴黎铁塔下拥吻,都不比现在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语动人。
或许是因为月色太美,或许是因为晚风太轻柔,奈布小心翼翼地按下心头潮水般的喜悦,抬头笑道:“好!”

两人在岔路口分别后奈布搭了半个小时的公交回公寓,看着路灯一盏盏向后移去,嘴角不自觉地扬起来。
回到的时候已经将近十一点,威廉早已经训练回来了,听到开门声后从卧室里走出来。奈布简单洗了个澡,出来就听见坐在那破沙发上的威廉问道:“约会怎么样?写得出东西了吗?”
“啊……怎么说呢?”奈布想了一下,“他简直不能再好了,真是完美的写作素材!”
“所以你出去约个会满脑子都是你的小说?”威廉放下手机看着他,“是该说你太敬业还是说你太耿直呢?你这么谈迟早要出事。”
“我……”奈布犹豫了一下,笑道,“我本来也没指望这段感情会长久。”
威廉从沙发上起来:“什么意思?你认真的吗?”
“我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所以本来就不应该太过认真。而且,在能养活自己之前,我也不打算谈恋爱。”奈布的声音平静得像是没有感情,他打开房间的门进去,把一脸关心担忧的威廉留着客厅里。
他按亮了房间里的灯,拿出手机,看了看备忘录里记下的笔记,打开电脑开始码字:

“潮水拍打海岸的声音忽远忽近,月光总是带着模糊了一切的魔力,朦胧了此刻良辰好景,朦胧了眼前人,也朦胧了心里不知何时滋长的情愫。
那个人的眼里装尽了星河万千,他说:‘我们在一起吧。’
这句话倾注进心里,泛起一圈一圈的涟漪,让人产生美丽的错觉——仿佛这月光,这大海,这夜色,都是为了这一句话而存在,都是因为眼前的人才如此让人沉醉其中。”

奈布对现在的状况其实很满足了,杰克的确是很好的写作素材,无论是长相,还是通身的气质还是待人接物的态度都无可挑剔,优雅得有些不真实。
他告诉自己现在这样就好。
对,就这样吧,不带感情地把程序走完。
……可是,哪有恋爱不带感情的呢?
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不过是个在大城市里谋生活的普通人,每天都还在担心自己明天的午餐,扔到人潮里就什么都不是了。
而杰克不一样,玛拉沙蒂不是每个人都开得起的。奈布有些失落,不是因为这段他自己都不打算认真的感情是有多不切实际,而是因为他拼尽全力才有可能到达的圈子,有些人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奈布自认没有达到杰克那个水平,就不会去渴望那样的一段爱情。
索性他也不是什么伤春悲秋的人,他素来觉得,处对象嘛,两个人合得来就处,合不来就散,想不通为什么会有那些牵牵扯扯又拎不清的关系。更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失恋会难过,明明不可挽回的事在怎么难过纠结也只是浪费时间和精力,有这功夫都能再找一个了。
也因为这样的认知,他不会让自己过多地沉溺在感情的事上。与其纠结于如何让对方接受自己不堪的现状,不如努力与他站到相同的高度。反正自己来到这个城市,不也是为了过上想要的生活吗?
倒是威廉,奈布笑了笑,明明没有什么事,难为他担心我了。
只是,回想起那个人在那样温柔的月色下说出那样温柔的话语时,他还是抑制不住微微颤动的心情。
这样一来,就有点麻烦了呀。
TBC
——————
*“不攀爬最高的山峰即是如履平地,人生若是不向上运动,就会失去现实的意义。”这才是一整句话,从某些方面来说,两个人还是很相似的。
*第五章他们俩的关系依旧是写作素材和试验品
*我知道我水了,实在是要打我情手下留情

评论(10)
热度(39)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