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际、老边、边三岁、Margin
谢谢您喜欢我的文,但是看到我更文请叫我去学习
粮不够吃,饥不择食,但是不想产粮
长篇三天一更,如果要咕咕我会提前说的

【杰佣】设计爱情(4)

*现代都市背景,有其他角色出没

*有园医、蝶盲啊这些都不打tag,在这里说一下,有雷的就点右上角小叉叉吧

*刚才那个有点bug,删了重发



主编的夺命连环call打过来的时候,奈布惊醒,从书桌上起身扯到了手边的数据线,于是鼠标、咖啡罐、外卖盒什么的噼里啪啦掉到地上。

趴了一夜的手臂有些酸痛麻木,他一边活动着手臂一边接通,主编在他开口前就呛声道:“开始写了吗?样稿什么时候可以送过来?”

“开始写了,只是进度比较慢。”奈布规规矩矩回答她的问题。

距离接下这个任务已经过了一周,稿子才刚刚开了个头。奈布颓废地趴在桌子上,不是他不想写,是实在写不出来。他把联系人里那个新添加的号码翻出来,手指在屏幕上方停留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按下去。

要是拨过去,电话接通了又要说什么呢?

约他出来?

别搞笑了奈布•萨贝达,搞得你跟他很熟似的。

好困……

他昨天晚上十一点从夜校下课回来之后,把考研的资料捣鼓到了凌晨四点,然后匆匆把昨晚威廉给他带的晚饭当早餐吃了就趴桌上睡,直到七点多接到主编的电话。

他往合租房的客厅走去,这个客厅很小,因为平时没什么人来,只是粗粗的堆了些杂物,看起来跟车库的储物间没差。

去年他才从那种学生宿舍似的上下架床的住所搬到这里,找到了新工作,一面准备考研,一面给在家里的母亲打电话安慰她说自己过的还不错。

尽管是现在这种“空巢青年”的状态,他也不打算回家。

“人生若是不向上运动,就会失去现实的意义。”

奈布不记得他是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了,但是这意外符合他的价值观。他是个遇强则强的人,不然也不会放弃在家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来这边打拼了。要是没闯出点什么来就走,不就相当于什么战果都没拿到就缴械投降了吗?

他还没有来得及在沿海的大道上散散步看看夜景,又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他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八点了,想起今天还要给家里转钱,索性用手在头上胡乱抓几下当做梳头,拎了椅背上的卫衣套在身上,推门出去。



从银行出来,又去商场补买了些日用品,沿着人行道走回公寓。中午的阳光被树叶子筛过,零零落落地洒在路上。

这边的路口一般没有什么车,但是奈布还是决定在路边等红绿灯。

他翻着手机备忘录里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日程表,突然感觉一阵风狠狠地刮过,抬头就看见一辆玛拉沙蒂嚣张又拉风地停在他面前。

对的,嚣张又拉风,至少在奈布看来是这样。

挑衅!?

怼回去!

他干脆在车窗完全放下来之前机关枪发射般的一口气说道:“这位先生,你知不知道在斑马线上停车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更重要的是还挡了老子的路。

然后他就看见了车窗后面的杰克。

等等我刚才说了什么?

尴尬的四目相对。

我是谁我在哪地缝在哪?

杰克把车又往前开了一段,至少不再占用人行横道。奈布赶紧跟上去。

杰克依然可以无比淡定地假装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有节奏地敲着,问车窗外的人:“去哪?要不我送你?”

“不用了,就在前面不远。”

杰克愣了一下:被拒绝了呀,之前奈布管他要联系方式的时候他还以为会比较顺利的,虽然给了他联系方式后什么动静也没有就是了。

“你今晚有空吗?出来喝两杯怎么样?”杰克决定直接讲明白,尽管他现在还不清楚,眼前这个青年是真的没听懂他的意思,还是真的不想搭理他。

“抱歉呢,工作日的晚上我都要上课。”奈布有些为难,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说的话相当于明晃晃的“不约!”

“那周末?”没关系,我们的绅士先生脾气好得很,即使吃了两次瘪也可以保持微笑。

“周末全天做兼职。”奈布的确在一家西餐厅做着兼职,虽然现在这个场合这样说出来就像是在找借口拒绝,但是他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实话实说。

嘛……母胎单身二十几年,没有点实力是做不到的。

奈布看着杰克的表情变了变,有些紧张:我刚刚说错什么了吗!?

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的奈布试着挽回尴尬的局面:“其、其实我周末晚上是有空的,你要是方便的话、也可以……”

他的声音越来越小,显得有些没有底气。

啊,给别人添麻烦了呢,明明对方是好意。奈布有些自责。

现在杰克算是确认了,眼前的青年实在是永远只听得懂字面意思,说出口的话也仅仅是字面意思,所以他笑着说:“没关系,那就周末晚上再一起出来玩吧。”

奈布觉得眼前这个微笑简直就是暴击,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啊,笑起来这么好看,刚才的尴尬全都不作数了。

他所没有料到的是,没有等到周末晚上,两人就再次遇见了。

TBC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