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白食的,别关注了

关于

【杰佣】设计爱情1

*现代都市背景,高薪白领杰×底层打工写手佣,有其他角色出没

*有园医、蝶盲、不知道会不会有裘前,啊这些都不打tag,在这里说一下,有雷的就点右上角小叉叉吧。

*以上OK的话,就来谈一场动机不纯的恋爱吧





酒吧里的灯光有些昏暗,却恰到好处的让大厅和人群染上诱人的色调,似乎是给每个来这里寻找一场艳遇的猎手安排好了诱捕用的陷阱,只等猎物乖乖上钩。

奈布坐在角落里喝闷酒,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与这酒吧的基调格格不入。

这也怪不得他,毕竟他一个单身汪看着一同前来的两个家伙秀恩爱,并在心里怼着拉他出来又只顾自己玩的室友,把幽怨的气息放出来。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旁若无人地你亲我我亲你的艾玛和艾米丽。

还有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现在丢下他自己嗨的威廉。

他一定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来这么个鬼地方!

如果没有接下主编的方案,就不会这样了。可惜接了就是接了,几天前的事,现在反悔也没用。他还可以清楚记得当时的情形……

“奈布•萨贝达,我不是说你的书写得不好,但是你看这,警匪、谍战,你以为现在是民国时期吗?这种一百多年前流行的题材根本不贴近生活,怎么可能可能卖得出去?!”主编用指甲戳着电脑屏幕上的文档数落着。

奈布站在办公桌前低着头,听到她说题材过时的时候本想反驳什么,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说。

从以往经验来看,在面对她的数落只需要时不时点个头应个“嗯”,过来人表示去反驳是自找麻烦,敷衍才是硬道理。

“你知不知道现在吃香的是青春文学!好歹写一下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故事吧!你说你整天写那些小众题材有什么用?让我亏本还是让你失业啊?”

青春都没有的人写什么青春文学!

真是令人头秃。

他,奈布.萨贝达,绝对写不出这种东西,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发际线着想,他也绝对不写。

“你上次写的还有一万多本没卖出去,堆在仓库占位置。”主编从嘴角到眉眼都堆着嫌弃,把一个方案扔在桌上,“一句话,要么写,要么滚,要知道比你年轻又有潜力的写手我这里多了去了!不想干直接说!”

敷衍神技好像失灵了……

奈布想起自己还有个在老家等着他寄生活费的妈。

说实话每年失业的年轻人多了去了……

更不要说其实每年头秃的人也不少……

他的发际线突然变成了不那么重要的事,毕竟工作绝对不能丢。

他抬头很有气势地从桌上一把抄起方案,直视主编的眼睛,应道:“写!”

真香!

不丢人,一点都不丢人。

所以当威廉发现他的室友窝在堆着没洗的衣服和空了的方便面盒的脱了皮的旧沙发上看他以前从来不看的你侬我侬的狗血偶像剧的时候,觉得出于社会主义室友情,很有必要帮他解决问题。

“得了吧,”奈布瞪他,“你自己不也单身狗一只,听你讲还不如去找艾米丽。”

“就你那冷冰冰的直男恋爱观,看再多狗血剧也拯救不了,”威廉一针见血的指出问题所在,“晚上和艾米丽他们出去玩,要不要一起,问点经验再找个对象。”

所以你只是想多拉一个人陪你们出去玩而已吗?

塑料室友情!





奈布最终还是被拉出来了,出于尽快找个对象谈一场可以用来写小说的恋爱这个目的。

“诶萨贝达,坐在这里怎么可能钓到小姑娘。你得往吧台那边坐啊,白长一张不错的脸,不让别人看到有什么用。”艾米丽一边说着,一边帮艾玛擦嘴角沾的饮料。

你们俩只是想把人撵走好过二人世界吧!

但是不得不承认说得还有点道理。

奈布决定成人之美,于是“生人勿近”的气场从小角落移到了吧台边上,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酒保更是在他每喝一口酒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一眼他,怕他一个激动就把杯子给咬烂了。

这人怕不是来砸场子的吧……

于是满身怨气的奈布即使顶着一张不错的脸,也还是没有等到上来搭讪的小姐姐。

这充分证明了这个社会并不仅仅是看脸的,可喜可贺。

就在奈布感觉自己今晚要凉凉,准备回去继续研究让他头疼的偶像剧的时候,终于有个不长眼的家伙坐到了他旁边的高脚凳上。

奈布瞥了他一眼,啧,怎么是个男的。

那个人好没看到奈布的嫌弃似的,指了指奈布正在喝的东西对调酒师说:“要一杯一样的。”

就算他只是普通的说话,声音里也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再加上他的声线低沉又很有磁性,正好是女孩子喜欢的那种。

奈布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

说实话这人长的还挺好看的。

不不,才不是非常好看,也就一般好看而已。

但是他一坐过来就把刚才冷硬的气场给软化了,身上的气质也温和绅士。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奈布忘了把眼睛移开,被盯着的人转过头,对他笑了一下。

奈布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因为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是多么失礼和尴尬。

当然现在被发现无疑更尴尬了。

对方倒是没有在意,稀松平常地问了他一句:“一个人?”

奈布本想说自己是陪朋友来的,但是话到嘴边只是笨拙地蹦出了一个“嗯”。

他不知道自己在怂什么,只是对方那种游刃有余的态度让他心慌。

毕竟尬聊是紧张的源泉。

“心情不好的话,找个人聊聊也是不错的选择。”那个人看着他,眼睛眯起来,笑意更加明显了,“要不一起出去走走,毕竟酒吧可不是什么谈心的地方。”

酒吧的确不是什么尬聊的好地方。

“可、可以啊。”

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果然只有自己作死救不得。

TBC

——

*出来钓妹子的人被钓走了。


*2019年加油

以及刚才忘记打标号了重新发过


评论(6)
热度(61)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