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白食的,别关注了

关于

【园医】醉翁之意

*又是园医的小甜饼

*现代大学校园,艾米丽视角,一发完,短小





那个女孩又来了。

艾米丽留意到她最近几乎每次讲座都会到,而且是提前半小时来到这个教室,占据第一排正中间的位置。

有这样一个忠实的听众,艾米丽大受鼓舞。

尽管上周她才刚刚和社团的前辈说过要撤销这个破讲座,毕竟来听这个讲座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然而现在一想到还有一个人对这个常识普及的讲座这么感兴趣,她就又感觉到自己在做的是传播知识、报效祖国,奉献人民的伟大事业了。

对此,她社团里的外联部部长欣慰地说道:“你还愿意讲下去真是太好了,不枉我们外联拉了这么多赞助。”

艾米丽一个白眼差点翻不回来,所以为什么这个讲座还是那么破?赞助费都被你吃了吗?

那个小姑娘每次都听得全神贯注,还会做笔记,上午的阳光从窗外斜照在她的侧脸上,染上的暖色把那份认真投入勾勒出拉斐尔笔下柔和细腻的美感,这让艾米丽更加注意她。

她向其他来听讲座的同学打听这个女孩,开始想要了解她。

农学院生物工程系,艾玛•伍兹。

农学院的宿舍和这栋教学楼可以说是学校的两极,每个周末都放弃睡懒觉的机会跑过来听讲座。多好学的小姑娘,艾米丽觉得自己上专业课都没有这么积极。

她试着跟艾玛搭话,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起来,艾米丽发现这她还挺有意思的。

自己也对她挺有意思的。

可是要怎样才能让她也对我有意思呢?艾米丽问自己。

机会总会来的。





不出一个月艾米丽就和机会撞了个满怀。

她把往实验室跑的艾玛撞出去一米多远,自己也摔得不轻。

哦,难得的机会,痛并快乐着的机会。

于是在艾玛眼里这人摔在地上忘了爬起来还在呵呵笑。

莫不是摔坏了脑子?

我记得明明是屁股着地来着。

在艾米丽帮艾玛把散落在地上的资料收拾好的过程中,她关心地问了艾玛在忙的课题,并热心地表示自己很感兴趣愿意过来帮忙。

果然,正忙的焦头烂额的女孩满怀感激地接受了这份免费劳动力。

于是艾米丽终于有理由天天光顾农学院组织培养的实验室,看那个女孩认真工作的样子,一起讨论艾米丽花了好长时间去补习的专业知识。

艾米丽喜欢这个过程,每天都在离她心中的人进一步,更进一步。

尽管她对那些养在瓶瓶罐罐里的豆芽菜一窍不通。

尽管她所有的课余时间都扑在了之前从来就没有了解过的生物工程上。

尽管只是在实验室打打杂,观察那些横看竖看都像豆芽的植物块茎。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吧?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

能见山水之间最美之境,那点小酒合不合胃口都不重要了吧。





艾玛考研成功过关后,两人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

在学校附近租了自己的房子,艾玛养花,艾米丽看书。风从阳台上拂过常春藤半垂着的叶子,又亲吻百合花瓣上的晨露,翻动艾米丽的书页,最后依依不舍地和三色堇道别。

岁月静好。

大有四时之景不同,乐亦无穷的闲适。

但是艾玛对身体的健康状况实在是太不上心了,每次感冒发烧都不知所措,还差点吃错药,全靠艾米丽照顾。

敢情之前的医学常识都白讲了。

当然,艾玛也很快发现艾米丽对生物工程毫无兴趣。

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

一开始就是为了你,如今与你一起,与你,还有何求?



——————

*本文又名“你撩我的同时我也在撩你”


评论
热度(40)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