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白食的,别关注了

关于

【杰佣】久雨未晴(9)

*杰佣注意避雷

*办案题材,不好看,小学生作文,画家杰×警察奈



奈布觉得很丢脸,作为一名警察,居然被“绑架”过来休息,还是以抱过来这种暧昧的方式,还不如被打包装箱运过来呢。

最重要的是,还被自己的同事逮了个正着,走出来时那一片起哄和口哨声让他脸红到了耳根,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假装不知道,摆出一脸关心问他是不是发烧了。

发烧你大爷!

同事倒是一个都没落下,还没进侧楼就听到了二楼窗口传来玛尔塔那阴阳怪气的一声“哇哦~”。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玛尔塔!那个一本正经的女强人呢?

所以在奈布进到客房里的时候,他有意地无视了玛尔塔的视线。

在杰克去整理出房间的时候,奈布才应了玛尔塔的搭话。

“案子怎么样了?”她说着挑了挑眉,这已经成了她的习惯性动作。

奈布把手上的消息和她讲了一下,包括克莱尔的异常,杰西卡的死,克劳德的表现以及艾玛的反转。

“各怀鬼胎。”玛尔塔的结论简单粗暴,“真是辛苦你了。”

“你现在已经没事了吗?要你去接手是不是太勉强你了?”奈布想起玛尔塔之前的崩溃。

“多谢,已经好多了。”玛尔塔笑道,突然凑进,“说起来,你对杰克感觉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奈布把脸别开。

“别装傻,奈布.萨贝达。”玛尔塔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坐在沙发上把帽子往下扯,“要我说,他还不错啊。这种事可遇不可求,赶紧抓住才好。”

沙发上的人瞪了她一眼。

玛尔塔没有管奈布的表情,自顾自地说着她的话:“在遇到亨利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他尊重我的意愿,也没有强迫我改姓氏,鼓励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啊,如果有一个人愿意真心实意的尊重你,视你为那个万中无一,那你一定要好好抓住机会。”

“说这么多,关键还是看你自己,我只是提个建议罢了。去替你的班了。”玛尔塔拍拍奈布的肩,走了出去。

什么啊……

奈布感觉脑子一片浆糊,脸上的热度高的吓人。

不会真的发烧了吧……

他试探着摸自己的额头,才发现长时间工作后手已经冷到完全感觉不出温度了。他想着到楼上去,抬头却正好看见下来的杰克。

杰克也正好看见一只手还放在额头上的奈布。

他走过去,俯下身凑近坐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警察先生,拿掉对方的手,把自己的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一副试探温度的样子,身子却几乎压到奈布身上,两人呼吸时的温热气息都吹在对方脸上。

警察先生完全懵在原地,连推开都忘了,只有脸上不断上升的温度提醒着杰克他此刻的情绪。

烛台上的火焰安静地燃烧着,两人的心跳和呼吸声在房间里听得格外分明。

“虽然很烫,但好像不是发烧呢。”杰克认真地下结论,却完全没有改变现在这个动作的意思。

被揭穿了心思的小警员终于反应过来,照着对方小腹就是一脚,却被一把抓住脚踝。

“放开。”奈布沉着脸,殊不知在对方看来他此刻就像个赌气的孩子。

杰克还是听话地放开了他,直起身做出一副投降的样子。

奈布白了他一眼,快步走上楼。杰克听见楼上传来关门的巨响。

察觉到四周的异常时,窗外的天空泛着凌晨特有的灰蓝色,而那映着的诡异橙色一下把奈布的睡意惊得一干二净。

火光!

他翻身下床,在门边试探地打开一条缝,浓烟一下涌进来,他赶紧把门关上。

现在这个火势,从外面走显然不明智,这栋楼主要是木质结构,应该撑不了多久。

奈布走到窗边,二楼看起来不高,又有积雪层缓冲,如果是他的话,应该可以轻松逃出去。

他的手搭上窗沿,却又停住了。

杰克还在这里!

他从窗口折回来,直接推门出去,也不管外面的浓烟滚滚,甚至是一点防护措施都等不及做。

这场火不知道烧了多久,也不知道这房子还能撑多久。

奈布在心里大致估计着剩余的时间。

拜托,至少先让我把他找到啊!

他沿着已经焦糊,几欲坍塌的二楼走廊向房子里跑去。

千万不要有事!

他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踩空,老旧的木质地板经火烧烟熏,有些已经脆碎的不像样了。

掉下去的时候他伸手想抓住一旁的东西,无奈地板太滑什么也抓不住,只有破碎的边缘参差且尖利。

他用力用手指往下抓,试图抠住地板,可惜却只是把指甲抓得翻出了血,手指在火里呈暗暗的深红色。

在将要滑下去的时候他及时抓住了断裂的边缘,尖利的木刺穿入手心的瞬间痛觉顺着神经传上来,几乎整个手臂无法控制的颤抖。

他攀住边缘翻身爬上去,把木刺从手里拔出来,不平整的木刺像刀子上的倒钩,拉扯翻出血肉,伤口看起来很狰狞。

他没有管,他来不及管,他向杰克的房间跑去。

房梁已经摇摇欲坠,没有时间了。

奈布是在走廊里发现杰克的,他没有在他的房间里,而是倒在火势极大的走道上。

奈布顾不了那么多,直接冲过去拉起已经没有意识的画家,然而脆弱的地板经不起他的踩踏,尤其是这已经碳化的部分,外来的动作让它瞬间瓦解。

奈布架起杰克往外跑,脚下的路在崩塌,终究还是还是没能赶上崩塌的速度,脚下一陷随着地板掉了下去。

他下意识地换了两人的姿势,把杰克护在怀里,自己则翻身作了他的缓冲垫。

背部着地的瞬间是一阵钝痛,脑子里嗡嗡作响,似乎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还是尽量快的支撑起来,架起那个人往外跑,直到出了被火焰吞没的侧楼,直到他眼前的火光被黎明的昏暗淹没,直到他倒在冰冷的雪地里。

不再紧张意识就很快模糊起来,连同视线一起。

他好像看见有人跑过来了,但已经看不清是谁了。

失去意识前他意识到玛尔塔是对的,他爱杰克。

不管杰克有没有视他为那个万中无一,都不重要了。

因为他已经把杰克视作他的万中无一。



——————

*主角死了,杀青吧。     开玩笑的_(:з」∠)_

*考完期中了,应该会勤快点写文了,嗯,应该……吧,毕竟我写着挺爽的(虽然人懒)。希望还愿意看的小天使喜欢

评论(4)
热度(18)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