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白食的,别关注了

关于

【杰佣】久雨未晴(6)

*杰佣,微园医注意避雷,第一次写同人文,小学生文笔注意

*是犯罪题材,画家杰×警察奈

*文里下雪了,要不要给这文改个名字……

*这篇标一下时间,因为这个事件时间比较重要

Ⅰ(聚会上午)

聚会到来的时候,秋天已经彻底结束了,气温降到零下,白天也短得出奇。前夜下了一整晚的雪,却在凌晨放晴了,留下一个安静得出奇的上午。

伦敦的冬天能看到日光,这还真是罕见的事。

放晴了,希望是什么好兆头吧,奈布趴在办公桌上想。桌上咖啡升腾起的热气伴着浓浓的苦味,不加糖,不加奶,只因为只有纯咖啡才能让他保持清醒了。

为什么警察局能有这么多琐碎的事务,而他的同事们都趁着参加聚会把工作都堆给留守的人。

是我看起来太老实了吗?奈布认真地反省自己。

今早好像还没吃早餐。他这么想着,撑着桌子站起来,发现在冷空气里坐太久双腿已经麻木了。

何止早餐没吃,昨天晚饭都没吃呢。

从窗里望出去,青蓝色的天空有着雪晴之后特有的干净和高远,阳光很好,照在原野雪地上,明晃晃的打着高光,经过屋檐上挂着的冰棱子,一下跃进室内,在奈布眼睑上跳着。奈(9布眯上眼睛,办公一夜的他不太习惯白昼的光线。

远处的一排白桦木,树杈上积了雪,桦树围着民居,炊烟从桠杈间袅袅升起。

好饿。

办公室里的落地钟敲了九下。

已经过了半个早上了吗?玛尔塔和克莱尔他们应该已经在享受聚会了吧,嗯,杰克也是。奈布觉得自己真的好饿。

人类最真挚的情感往往是存放在胃里的,就好比你漂泊在异国他乡的时候,什么思乡思亲最后都体现为想念小时候常去的街口小吃店,而这一想,又能勾出许许多多的回忆来。

就像奈布曾经无比想念母亲的饭菜,在他的味蕾麻木之前。

而现在,食不知味的时期好像已经结束了。一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他发现他此刻异常想念杰克的料理。

更饿了。

现实对底层的警员真是充满了恶意。

尤其是对两餐没吃还熬夜值班的底层警员。

现实好像听到了他的控诉,办公室的门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空腹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冷空气冲进来的同时带着面包和奶酪的香甜味道,还有烤肉的香味,年轻的画家把桌上的咖啡挪开,把带来的篮子放在桌上。

“你怎么过来了,这个时间应该用来参加克劳德的聚会,或许还可以遇到合你心意的小姐。”刚刚还在抱怨的底层警员这会儿已经开起了玩笑,迫不及待地掀开篮子拿出里面的食物。

杰克没有接他的话,只是拉开桌子旁边的椅子坐下,笑着看眼前的人狼吞虎咽。

与其参加那无聊的社交,我更愿意和你待在一起。

最合我心意的人,是你。

远处山脊上的积雪像是天空的银边,天空的颜色让人想起满园蓝色的绣球花,又清澈得像是房间里那个人干净的眼睛。

Ⅱ(聚会上午)

玛尔塔.贝坦菲尔坐在园子的角落里一个人喝酒,她已经前后拒绝了三个男人的邀请。

克劳德的所谓聚会,每个人都心怀鬼胎。她再清楚不过了,所以选择不淌这浑水。

她仰头把杯子里的残酒一饮而尽,金宾威士忌顺着杯肚流下,金色的液体在阳光下闪亮亮的。

克劳德的女儿克劳迪娅女士就是在这时坐到她旁边的椅子上的,以一种平易近人的姿态和她套着近乎。

“有时候我真的拿我哥哥没办法。”这个三十几岁的妇人用一种无奈的语气说道。

你们家的破事儿,干我屁事儿。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玛尔塔没有办法假装没听见,转过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克劳迪娅女士。

“我真为我过世的嫂嫂感到难过,”克劳迪娅女士垂下眼,看起来很悲伤,“不得不说克劳迪真是太过热衷于那些风流事了。”

呵呵,上梁不正下梁歪,什么样的老子出什么样的儿子。你家那个老东西不还整天嚷嚷着私生子都有一个加强连吗?相信克劳德一定很为他骄傲,毕竟克劳德自己就以这种事为炫耀的资本不是吗?

腹诽归腹诽,玛尔塔还是强迫自己摆出关心的样子敷衍她:“那还真是让你们家的人为难呢。”

“他这样挥霍父亲辛苦挣来的财富,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一点都不顾及父亲的身体状况。”

都给你才应该是吧,你也没好到哪去。至于克劳德的健康,相信你们在关心不过了——天天盼着他与世长辞。

还是怕哪天在跑出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抢家产,不对,是一百多个,毕竟至少有一个连。

玛尔塔半晌没说话,端着空酒杯盯着面前的女人,把克劳迪娅看得脊背发凉,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克劳迪娅扯了扯身上的绒衣,堆在脸上的假笑已经僵了,她站起来对玛尔塔欠了欠身:“外面好像有些冷,我就先回房子里去了。”

玛尔塔敷衍地点点头,她敢说克劳迪娅连她的名字都叫不出,只是想显得自己热情好客,关爱家庭,好给自己继承遗产增加筹码。

克劳迪娅逃跑似的离开了园子,心里还在为玛尔塔刚才的眼神不安。

怎么感觉她有透视眼似的,好像什么都看透了。

Ⅲ(聚会中午)

玛尔塔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她的同事正倒在办公室的躺椅上,卸下了所有警惕,补昨晚的睡眠,身上盖着一件不属于他的长款大衣。房间里的温度已经很暖和了,想来是有人把炭火点上了。

杰克坐在旁边看书,整个画面很是和谐。

——如果不算上走进来的玛尔塔

来的真不是时候!

醒着的两个人对上对方的眼睛,内心的想法倒是出奇的一致。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分钟,直到躺椅上的人醒过来。

“抱歉玛尔塔,我在值班的时候睡着了。”奈布揉着眼睛,刚睡醒的声音带着沙哑和柔软。

“喝点水。”杰克很自然给刚睡醒的警察先生递上一杯水。

玛尔塔沉默,看着眼前这两个人,感觉自己嘴里好像被塞了某种动物饲料,而生产这份饲料的当事人却毫不自知。

“萨贝达,”玛尔塔倚着办公桌,手指在桌上有规律地敲着 ,瞥了一眼杰克,“克莱尔他们几个下午也忙着聚会,值班的事,交给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他们这样真的好吗?”奈布的眼里写着无奈和嫌弃,但是并没有推脱任务。

“有什么不好,杰克先生会陪你值班不是吗?”玛尔塔说着对上杰克的眼睛,两人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这怎么行,太麻烦他了吧。”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认真。

“不会哦,”画家笑得像午后灿烂的阳光,“从办公室的窗子看出去,刚好是不错的写生角度呢。”

“那……那好。不过你还要回去拿画板什么的,果然还是麻烦你了。”

年轻画家离开的时候看起来心情不错,完全没有因为要留下来陪小警员值班而不耐烦。

“萨贝达,”玛尔塔看着杰克离开的背影调侃她的同事,“你在某些方面还真是挺迟钝的。”

“是吗?”奈布愣了一下,把眼神放到窗外,正午的阳光打在白桦木的枝桠上,反射过来的光仿佛让人听得见欣喜的鸟鸣,“或许是吧。”

Ⅳ(聚会下午)

在伦敦,冬天的晴朗日子是罕见的,人的心情也会因为这样的日子而变好。至少在艾米丽.戴儿看来是这样。

特别是当她能和自己中意的小女孩一起晒晒太阳的时候,好天气对心情的影响就更明显了。

天气还真是能影响人心情呢。

“艾米丽你知道吗?”艾玛靠在医生小姐的肩膀上,“从前在孤儿院的时候,我总是在想,为什么接二连三的,上帝给周围的孩子都带来了爸爸妈妈,却连一个姨妈都不给我。”

“但是后来他给我带来了克劳德叔叔,我真是太开心了!”她把脸埋在艾米丽肩上,像小动物一样蹭着,看起来很可爱。

医生小姐听到她很小声地补了一句:“因为这让我遇到了艾米丽呀。”

戴儿小姐轻轻地抚着女孩的头发,冬天的园子里已经没有了绿意,但是本应该显得衰瑟的干草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像是铺在地上的绒金,女孩亚麻色的头发的柔软触感也让她感到舒服。周围似乎没有响动,让人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果然晴朗的天气总是能让人心情愉悦呢。

可是园林那头好像有什么声音,而且从若有若无渐渐变得无法忽视。

听起来像是……艾米丽皱了皱眉,啧,煞风景!做这种事也不遮掩一下。

她拉起艾玛离开这个地方,向房子快步里走去。

这种事,装作没注意到最好。

Ⅴ(聚会傍晚)

杰克收拾完从画室里出来的时候,奈布已经在客厅等他了。

“非常抱歉,让您久等了。”绅士说着客套话,表情却出卖了他因有人等待而感到的欣喜。

等待的人笑了笑,解释到这没什么。

截止到两人到达聚会之前,对于杰克来说,这一整天都很完美,至少他是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虽然年轻的画家并没有把这份感情挑明。

但是注定今天是个反常的日子,像伦敦冬天的晴日一样。

聚会现场正一片慌乱,就在两人进来的时候。

玛尔塔已经进入了工作状态,异常的干练和严肃。

“萨贝达,”她快步走过来说,“克劳德死了。”




——————————

*感觉自己越写越freestyle,要崩

*克劳德终于死了!没错!是我杀的!

*接下来应该会很久才更一章了,最近好多deadline要赶

评论(2)
热度(22)

© 边际 | Powered by LOFTER